1962年至1968年,我在杭州第十一中學上初中和高中。那是個激情四射的年代,只要是組織群眾性的慶祝活動,杭十一中都會全力以赴,積極參與,努力做到最好。

十一中的“腰鼓隊”,就是一個佐證。

上世紀50——60年代的“文革”前,每年“十一”,杭州都要進行規模浩大的群眾性國慶游行。游行隊伍中工農商學兵文體各個方隊都使出渾身解數,調龍燈、舞獅子,跑彩車、扭秧歌、耍雜技、紅綢舞、高蹺隊……把整個隊伍打扮得五彩繽紛,絢麗奪目。游行隊伍上午10點鐘準時從武林廣場(早期是從昭慶寺廣場)出發,途徑延安路、解放路,行至城站結束。市民們則萬人空巷沿途觀看,真有點狂歡節的味道。

這些隊伍中準會有一支“腰鼓隊”,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節奏鮮明的鼓點聲震耳欲聾。市民們都知道,這就是杭十一中的腰鼓隊過來了。

那時在杭城百姓中,杭十一中腰鼓隊的知名度很高,口碑也極好。凡是有孩子就讀十一中的,家長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加入腰鼓隊,以此為榮。

組織國慶腰鼓隊,校方投入的精力是很大的。新學年開始,除正常的教學活動外,抓腰鼓隊的組建和訓練就是頭等大事,因為離國慶畢竟不到一個月時間了。這時經全校動員,校團委、各班主任、體育老師等都把這當作自己的任務,絕對服從大局。經常能見到校門口黑板上寫著腰鼓隊員幾點到哪里集合訓練的通知,班主任老師也經常會提醒班里腰鼓隊學生別忘了當天要訓練。更有意思的是,在選拔隊員的初期,體育課竟然也教一些打腰鼓的基本動作。

那些天,位于十一中本部教學樓一樓體育器材室這個原本是堆放籃球排球等運動器材的地方,完全被腰鼓占領了。通紅的腰鼓在小房間里被碼得跟小山似的,學生們上課時去取,下課了再碼回原處。為了不讓鼓聲影響其他班的正常上課,練腰鼓的體育課經常安排在小操場(現岳王藝術城、杭州古玩城位置)或大禮堂(現惠興中學正門位置)里。此外,高年級的老腰鼓隊員也奉命成了低年級學生了“輔導員”,傳授打腰鼓。校團委是總的組織協調者,他們與有關老師、輔導員確定最終參加國慶腰鼓隊的人選。人選確定后,隊員可將腰鼓帶回家練習。這時隨著家里傳出的鼓點聲,家長會與好奇的鄰居談起孩子被錄取腰鼓隊的事,心里洋溢著自豪的暖流。

有時由于國慶近在眼前,為了抓緊練習,學校還會安排晚間練習:位于大操場東的辦公樓窗外支起一只大燈泡,指揮者用哨子和大喇叭進行指揮,腰鼓隊員排成小型方隊,在操場上踩著鼓點按逆時針方向靠操場邊行進。由于照明較差,隊員們有時只能看清眼前隊員的形體動作,根本看不清對方的臉,但是,那大鼓聲大镲聲和腰鼓聲匯成的震撼大地的特殊鼓點,協調好了所有人的步伐,保證了訓練有條不紊地進行。經過這樣的訓練,由120名腰鼓手、12名大镲手和4名大鼓手組成的腰鼓隊就可上場接受國慶檢閱了。

要說起當年十一中的腰鼓隊,必須提到一個人——時任校團委書記的李鴻基老師。

在基本動作訓練時,李老師的要求是相當嚴格的,他要求持棒的右臂前舉時手必須舉到前額正中略高于頭頂的位置,鼓棒要下垂正對眉心和鼻梁;左臂向前打開時肘部必須伸直;表演時左腿上抬必須做到大腿與地面平行等等。有許多同學練得右手小指甲處皮膚被鼓棒磨破出血,有更多同學就是在基本動作訓練時被淘汰下來。除了這些,李老師每年都會設計出一些新的鼓點,并有一些新的、高難度的動作教給大家。譬如,在往同一方向打鼓行進時怎樣突然轉身改成兩兩對打和轉圈打的隊形、在行進速度慢時怎樣從基本打法改為下蹲前弓式或向后打的陣式、怎樣從只打右鼓面改為隨著“嗨嗨”的呼喊節奏左手交替擊打左右鼓面、在表演高潮時怎樣隨著快碎步將右手從身后擊打左鼓面等等。李老師甚至還教過在跳躍擊打中,快速踢起右腿,同時右手從胯下擊打右鼓面這樣的高難度動作。平時練的花樣有六七種,臨近國慶時再確定其中三四種串連起來集中訓練,力求以最好的編排和精神風貌展現給杭城百姓。

經無數次的艱苦訓練,杭城百姓最后在國慶節看到的十一中腰鼓隊,是杭州城里最好的腰鼓表演。

我有幸作為杭十一中的腰鼓隊員參加了64年、65年的國慶游行。前一次的角色是打腰鼓、后一次角色改為了打镲。要我改行的原因可能是我力氣大一些,因為打腰鼓男女皆可,而打镲需要一定的手勁,必須是男同學。而且65年國慶游行的腰鼓表演增加了一個向后快速甩右臂畫圓的動作,打镲的也必須一樣跟著做,這還需要較大的臂力。

那兩年十一中腰鼓隊方陣的隊形是每排10名打腰鼓,右端加1名打镲的共11人,前后共12排,排在最后的是四輛大三輪載著的四面大鼓(是兩人合抱都不一定能抱得過來的特大型鼓)和4名大鼓手。共130多人一律白襯衣藍褲子,腰間和右肩系著紅綢帶。整齊的隊伍踩著明快的鼓點跳動,打鼓時鼓棒和镲把上的紅絲帶上下翻飛,那個氣派呀!打腰鼓要的是那種排山倒海的氣勢,十一中腰鼓隊就打出了這種氣勢。

當時聽說有些中學大學的游行隊伍向組織方提出,要離十一中腰鼓隊遠一點,擔心腰鼓隊鋪天蓋地的“隆隆”聲蓋過他們的舞蹈音樂,使他們無法表演。不管這說法是真是假,那時看到十一中腰鼓隊的前面后面,的確也沒什么精彩的表演方陣。那時游行隊伍浩浩蕩蕩表演近一個半小時,盡管各單位都認真表演,但形式雷同的不少,沿途夾道觀看的市民難免陷入審美疲勞。組織方為了讓沿途市民始終保持興奮情緒,總是把十一中腰鼓隊放在較靠后的次序,以保持“收視率”。

當時參加國慶游行,可是個嚴肅的政治任務。我參加的兩次中,其中有一次事先就知道天要下雨,但我們沒一個帶雨具的。結果游行路程剛過半,就下起了大雨。我們冒雨認真表演,鼓點和步伐絲毫不亂,那情景至今還清楚地留在記憶中。那次是看到觀眾已被大雨淋跑了不少,組織方同意我們不到終點可提前結束。我們是快到葵巷時自行解散的。我落湯雞一樣回到家里,母親心疼地給我燒了碗姜湯,可心里還是甜甜的。

那時十一中腰鼓隊確實為國慶游行隊伍增色不少。她不同于舞蹈隊有舞無樂,也不同于鑼鼓隊有樂無舞,她是一支匯舞和樂為一體的純中華文化的傳統表演形式。她深受民眾歡迎,是因為她表現的是積極向上的精神,表現的是歡慶勝利的喜悅。

那時腰鼓隊也為十一中增色不少,國慶游行是個政治任務,每個學校都必須派隊參加,而組織方也一定要十一中出腰鼓隊,這是為什么呢?這其中一定是有原因的。從我進十一中起每年出的游行方隊都是腰鼓隊,難道是歷史的傳承?那么十一中究竟從哪年起就認準用打腰鼓來慶祝節日呢?這個疑問一直縈繞在我的腦海里。

最近,我看到了惠興女中腰鼓隊在慶祝抗美援朝勝利的游行隊伍里打腰鼓的歷史照片,畫面的時間大約是1953年。啊,十一中用打腰鼓來歡慶勝利的做法,從五十年代初就開始了。再往前是什么時候開始,就無從考證了。

但據校史記載,日軍侵華時學校停辦,1945年日本投降后學校復校。打腰鼓是專用于表達喜慶、慶祝勝利的表演形式,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測,復校當時,師生們就是用打腰鼓這種中華民族特有的慶祝形式,來歡慶抗戰勝利和歡慶學校復校的。

那樣的話,十一中打腰鼓的歷史就更加久遠了。因為有此歷史傳承和知名度,杭十一中每年國慶游行都出腰鼓隊也就不足為奇了。

著名的安塞腰鼓,那磅礴氣勢表現的是一種黃土高原的壯闊與豪放;我們杭十一中的腰鼓,精致的鼓點和細膩的動作,表現的是江南大地的靈氣和生機啊!

杭十一中的歷史與腰鼓是分不開的,希望杭學校能重視這一傳統,引導部分有興趣的同學練習打腰鼓,在一些慶祝儀式上安排一些小型的腰鼓表演,將打腰鼓的優良傳統繼承下來并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