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惠興中學與東甌中學合并成立十一中后,首次招收高中班學生,大多數東甌中學和惠興中學的初中畢業生,自然成為母校的高中生,于是我們便成為杭州第十一中學的首屆高中生了。

首屆招生四個班級,共200人。后來由于政治原因,高二時不少同學退學了,高三時重新編成三個班級,畢業時還不到150人。 語文,數理化老師有:金祖慈、尚德林、金猷詢、陸長毅,姚培年等。他們都是老資質的教師,有豐富的教學經驗,第一年學校讀書風氣很好,學習氣氛活躍,各類競賽較多,雖然場地窄小,體育運動仍十分盛行,王友赫老師甚至帶著航海課外小組,造了只真舢舨,放到西湖里玩。

可惜好景不長,1957年的反右斗爭涉及到不少優秀老師,讀書時間也大大壓縮,勤工儉學被過度宣揚,去廣生布廠學工,辦校酒精廠等都占用了大量時間,最后選擇了老東岳村為勤工儉學基地,高中全體學生搬到那里上課,住在村民家中,自己辦食堂吃大鍋飯,上午上課,下午去龍駒塢開荒種地。晚上在電石燈下做作業,過著集體生活。不過有東岳廟和北高峰為鄰,日子還算豐富多彩。

但后來反右傾,批斗之類的政治活動成了晚上的主要活動,直到大躍進開始,在山溝已經待不下去了,不到一年,我們又撤回學校,在操場上建爐,大練鋼鐵。經過這一折騰,大部分同學對讀書信心全無。雖然運動已經結束,不少同學選擇退學。高三期間政治活動雖少些,大家又回到教室上課了,但對家庭出身的血統論更甚,于是到畢業高考,雖然正遇1959年大學擴大招生,有25萬名額,考生卻不足25萬,我們班上的一些學習尖子和德智體全優生、特長生,如余抗、章程、韓思源等竟然全部因為家庭成分未被錄取。這些同學為了圓大學夢,在“改造思想,明年可以再考”的誘惑下,全部去了大觀山農場。盡管他們自此失去了上大學的機會,但他們的智慧和能力,在后來農場創建和晚年的工作中充分表現出來了。

總之,在十一中最初的三年中,雖然是不正常的年代,但在老師們的辛勤教育下,我們還是學到了十分有用的知識,為我們后來的人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至今,我們仍然十分感激這些忠于教育事業的老師們!

(1959 屆高三(3)班 莫善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