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記憶的閘門打開,我又回到了在十一中的三年高中生活。

那是一個充滿激情、幻想、真誠和奮發向上的年代。

當時我們除了讀書學習以外,還經常走出課堂到社會去參加各類勞動實踐。記得當年我們曾到廣生布廠去參加勞動,向工人師傅學習織布和檢驗布匹的技術;盛夏時節去凌家橋農村,頂著驕陽酷暑支援夏收夏種(當時叫“搶收搶種”),吃睡在農村。清晨出工、天黑收工,和農民一起割稻、挑谷、踩水車、插秧。令人心碎的是有位同學叫余志杰,外號“老打胡(絡腮胡)”,一天在“雙搶”收工后去池塘洗澡時不幸溺水身亡。當時還很年輕的帶隊老師李鴻基急得號淘大哭,女同學也哭成一片。這悲痛情景回想起來好象就在昨天。朝夕相處的同學就這樣走了,直到現在還是覺得十分惋惜和心痛!

除了工廠和農村,我們還去七堡等地參加興修水利勞動,除“四害”到鄉下去捉田鼠。后來黨中央號召“鋼鐵元帥”升帳,全民大辦鋼鐵。我們學校也停了課,在操場上砌起“小高爐”,夜以繼日、熱火朝天搞起土法煉鋼鐵。幾經折騰鐵水終于流出來了!大家欣喜若狂,敲鑼打鼓、手持大紅喜報去向上級報喜,街上到處可見到敲鑼打鼓的報喜隊伍。

“大躍進”的年代充滿了豪言壯語,我記得當時學校里還教過我們這樣一首歌,使得我們對祖國的未來充滿了憧憬,這首歌那年在社會上也是很流行的:“五年計劃”看三年,苦戰三年看頭年。趕上那個英國用不了十五年。十五年、十五年、嗨!嗨!十五年!”

歌詞簡單明了、朗朗上口,曲調節奏鮮明,鏗鏘有力。后來音樂老師戎丹心還專門為勤工儉學也創作了一首歌曲教大家唱,我現在還記得其中幾句:大家一起來開荒喲,開出荒地千百畝喲,叮當叮當叮當叮!“龍駒塢”里出龍駒喲……

這“叮當叮當叮當叮”據說就是形容同學們開荒時鐵鋤和石頭撞擊的聲音。歌詞中的龍駒則是形容經過勞動鍛煉的同學們能成為真正的龍駒,一匹匹前程遠大的千里馬。這歌詞,足見老師們對我們的殷切期望。

(1959屆高三(3)班  陸時奮)